本站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太极网

太极网 首页 太极拳师 人物故事 查看内容

马国相:挑战学院派的民间太极高手

2005-7-19 18:08| 发布者: 太极人| 查看: 7909| 评论: 5

摘要: “头顶高粱花”,是太极拳圈中对那些民间拳师的形容,马国相就是这样一位民间太极拳师,他的名字在圈中已算响当当。不久前,马国相的女儿马畅在全国武术太极拳锦标赛中获得了亚军,这枚银牌并没有让作为父亲的马国相 ...

    “头顶高粱花”,是太极拳圈中对那些民间拳师的形容,马国相就是这样一位民间太极拳师,他的名字在圈中已算响当当。不久前,马国相的女儿马畅在全国武术太极拳锦标赛中获得了亚军,这枚银牌并没有让作为父亲的马国相特别满意,“去年马畅首次参加这个比赛就获得了金牌。”为了那枚金牌,马国相一家一等就是六年。马畅目前还在北京体育大学读书,马国相到此觉得长舒了一口气,至今为止,他培养出了多少太极拳金牌得主,他自己也记不清了,但这不重要,关键是在马国相看来,民间拳师终于向国家制定的太极比赛赛事证明了自己。

  挑战

  民间拳师与学院之争

  今年五月份,马国相的女儿马畅获得了全国武术太极拳锦标赛的银牌。“不是拿第一,就是拿第二,这个成绩也是在预料之中。”马国相显然对女儿的能耐相当有信心,虽然马畅这次的成绩还没有让马国相特别满意。马国相从18岁开始拜师学太极拳,至今仍是民间身份,“全国武术太极拳锦标赛”是太极拳赛事中级别最高,含金量最重的。马国相自己就曾经为报名咨询过赛事国家主管部门,电话那头问起马国相是什么身份,他就说,“我是一个民间的太极拳爱好者,我准备参加全国武术太极拳锦标赛。”对方立刻打断:“我们很多省队的队员都没有资格参赛,你民间的,也想参赛?不行!”

  实际上,从18岁开始学习太极拳到现在马国相几乎没有一天放松过技艺的磨炼,为了拜师学艺,他曾经五下太极发源地陈家沟。但是这件事情给了马国相很大的刺激,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证明民间太极拳也能参与国家级的体育竞技比赛,而且能获得好成绩。

  对话

  记者:为什么你对你的女儿这么自信?

  马国相:我觉得全国太极拳运动员中像我女儿那种(高)素质的不多见。我女儿是从小就跟着我学拳的,后来考进了北京体育大学学太极拳,在她身上,她既有学院对她的培养,也有我这个当父亲的传授的一些真正的太极拳工夫,她的素质应该是比较好的。

  记者:为什么马畅获得了好名次,你当时“感觉长舒了一口气”?

  马国相:马畅的金牌里有我对她的培养。她帮我实现了参加国家重要赛事的梦想,同时我也证明了民间太极拳技术含量达到或超过了国家专业竞技标准。这些太极拳比赛规则是由国家制定的,但体育学院往往却不能培养出真正的太极大师。

  记者:那你认为你的女儿在你的教导下,水平如何?

  马国相:她还不错,不过就我看来,她也是更注重练外形。学院里培养不出来真正的太极大师,只能培养出竞技运动员。他们不可能像我们当初那样长期默默地去练功,注重内在的修为。

  记者:如果叫你去从事高等学校的太极拳教学工作,你愿意吗?

  马国相:怎么不愿意?我觉得我还可以当导师。我希望能通过我的努力,改变某些东西。我见过学校里一些老师教太极拳,有些竟然是坐在那里动动嘴皮子就可以教的,在我看来,教太极怎么能坐着呢?一定要跟着一边讲解一边用动作示范,该跳的时候就得跳起来。

  追求

  太极是一生的事业

  马国相目前在莞城区开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太极拳馆,据说申办执照的过程还比较曲折。现在的太极馆位于一栋大楼的楼顶,

  女儿出生不久后,马国相曾经又去了陈家沟学拳,当时家里还清贫得很,妻子为了支持他,主动提出卖掉他们共同生活的房子,马国相从陈家沟回来后,先是和妻子一起住在岳母家过一阵子。岳母家生活也很清贫,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是弟弟妹妹们编织席子的微薄收入,一整个冬天,能吃上豆腐就算是改善生活了。马国相很自责,很痛苦,感觉自己既不能为家庭分担生活压力,而自己所学的武术,却一时还没有用武之地。那个时候是1984年的冬天,在靠河村这样北方典型的村落里,岳母一家低矮的茅屋都被压在了厚厚的积雪下,马国相在日记中写道:“为了武术,为了太极,我已失去了幸福的家园,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了,只能在岳母家赖以栖身。清贫的生活,女儿的哭声,不时撞击我的心,只有练拳,练书法,才能驱散我的忧郁,我何时才能走出困境?”马国相用秃了毛的笔在桌上蘸水练书法,每天练拳几个小时,直到筋疲力尽才罢休。

  当时封闭的小村里人们看见马国相练太极拳,还以为他是个“跳大神的”,每次看到他练拳,都会指指点点,为了不给家人带来心里压力,即将到年关时,马国相却毅然带着妻子和孩子开始走出去找房子租,一家人的脚印深深陷在雪地里。

  对话

  记者:过去你一直坚持学习太极,20多年来你为此付出了很多,你是怎么想的?

  马国相:我是把太极拳当成我一生的事业去做的。有些人尊重我,不是因为我的名气,而是因为我的经历。在我的观念里,以前就几乎没有“钱”这个概念,我热爱太极,我就想办法一直追求下去。我跟我的女儿说过,“你爸爸虽然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但是却一直可以享有最宽敞的住处。”马国相往往是走到哪里,就把学校办到哪里,从他以前办武术学校到现在,学校就是他们的家。

  记者:很多外国人对中国功夫太极很感兴趣,很多太极大师也出国当教练去了,你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马国相:前两年,我就差点被邀请到外国讲学带班了,因为非典的缘故最终没有成行。不过即使真的去成了,我打算最多也只待几个月,肯定还是要在自己的国家发展。的确有些大师受金钱的诱惑,出国给外国人当教练了,甚至不惜放弃中国国籍。但是我不愿意为外国人培养太极运动员。日本的太极运动员水平现在就有超过中国的趋势,而他们的教练有很多是我们中国人。太极是武术的一种,中国武术不是咱们的国粹吗,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将它强大起来?

  记者:为什么不去多赚些钱,建立经济基础来发展你的太极拳事业呢?

  马国相:我练太极拳,还深受太极思想的影响,比如太极思想不允许有丝毫强为,强调顺乎自然,不卑不亢。在我生活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没有想到刻意去追求钱财。我的学生们以前看到我生活艰难,主动给我送米送菜,我坚决退回去,现在我的太极馆,虽是商业运作,可有些学员生活确实有困难的话,我不仅不收学费,还资助学生的生活费。

  记者:你的恩师陈启旺现在生活怎么样了?

  马国相:过些天我就要再去陈家沟给他老人家贺七十大寿。他老人家现在还住在老屋里,还是当年的农村,延续着陈家沟一贯的传统,闲来练拳,忙时种地。我曾经游学拜访过国内一些知名太极大师,有些人现在仍然过着清贫的日子,甚至穷苦得都要让你辛酸。他们往往被拍成录像去作宣传,可很少有人关注他们的生活状况。

  马国相:

  黑龙江人,从中国的最北方来到南国东莞已经好多年了,始终致力于传播传统太极拳文化和太极拳技艺。曾经五下太极拳发源地陈家沟,是陈家拳传人陈启旺的弟子,之后又周游各地印证武学,经过数十次国际国内赛场的历练,学生中有多人次获得国家级比赛名次。

  梦想

  要与散打王打擂台

  马国相最讨厌别人说太极“中看不中用,软绵绵,不堪一击”,他很注重太极拳的技击之术。马国相曾经有个设想,招一些少年,系统地培养后,跟国内知名的散打王打擂台。后来学生们是招到了,家长们把学生往马国相那里一丢,就说“我这个孩子学习不好,就送他到你这学武术来了,麻烦老师以后多管教管教。”马国相很生气“什么时候武术在人们心里的地位那么低了?”孩子们费了马国相家人不少心,有的孩子还是吃不了学武术的苦,纷纷翻墙出去打电玩。培训出一支太极拳团队跟散打王打擂台,这个想法最终还是没有实现,不过他并没有死心。在马国相本人身上,他的确实现了太极“四两拨千斤”,能以柔克刚的效果。

  马国相还在北方家乡开武术学校的时候,有一次学校里来了一个人称“滚刀肉”的壮实男人。这人游手好闲,又爱打架斗殴。当时“滚刀肉”大摇大摆地朝正在练功的马国相挑衅“这玩意儿能用吗?我们玩玩怎样?”马国相说:“我给你一只手,你能把它拿住,就算你赢。”“滚刀肉”听到此话,更加自负,随即伸出一只手来抓住马国相递过去的手就向上拧。马国相早已料到,于是肩肘一松,顺势顺缠,“滚刀肉”顿时落空由顺转背,马国相左手早早等在胸前,一下子就扣住“滚刀肉”的手指往下压,“扑蹬”一声,“滚刀肉”右膝盖跪在地上,痛得连声叫唤。再过招,“滚刀肉”如牛的身体还是笨重地倒在地上,不得不服,“这玩意还真行!”

  也有武林中人来挑战马国相,有个专练南拳的人曾经对马国相说“太极真功夫已经失传了,太极中看不中用,不堪一击。”马国相反驳道:“我学艺于陈家沟,那里的太极拳与流行的太极拳不一样,你见过吗?”为了让来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太极功夫,他俩比试了一下。结果那人一连串凌厉的进攻都被马国相轻灵的身法化解了,最后马国相用了一个“野马分鬃”的招式,把那拳师腾空抛出三米开外,摔得半天动弹不得。他挣扎着扶腰站起来叹道:“这才是太极功夫!”

  对话

  记者:在很多人印象里,太极拳成了老年人健身的体操,你说的这种制人之术,也让我感到新奇。

  马国相:太极是武术,是制人之术,不知从何时起,太极拳变成了体操。我是在陈家沟学拳的,从来没有听人谈及太极拳健身的话题,如果陈家有人将太极拳视为健身的玩意,一定被骂作不肖子孙。在他们看来,技击,防身的功夫才是陈家沟太极拳的灵魂,是纯粹的武艺。

  记者:可是为什么我们所见到的大多数太极拳练习者都达不到你所说的技击的层次呢?

  马国相:太极拳动作舒缓,动作好像在“摸鱼”,世上练太极拳者虽多,而得技击奥妙者甚少。有些人受条件限制,得不到明师传授,造诣不深,与外家拳手较技,常与太极之理相悖,不能化力借力,因而往往失败,以至很多人对太极拳能否技击产生怀疑,甚至有的太极大师也声称技击是太极拳的副产品,有的武术门派视太极拳为老年运动,作为陈氏太极弟子,我觉得我有责任通过身体力行,为太极拳正名。

  记者:空手道,跆拳道等越来越多受到了城市年轻男女的欢迎,甚至把这些运动看成是时尚,为什么太极拳却做不到?

  马国相:太极拳更难学。俗话说“太极十年不出门”,三年小变,九年大变,学好太极拳,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和精力,很多人甚至静不下心到真正学有所成的那天。另外,在广东还没有形成太极场馆化教学模式,可是空手道,跆拳道能进入中国开馆,为什么我们中国的国粹,却还没有资格在自己的国家里进入场馆呢?

  记者:你不愿意把太极拳称作健身体操,可是在你的太极馆的网站上,你链接了一些文章,就是讲太极如何有助于白领减压和健身的。

  马国相: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健身降压也是现代人所追求的。现在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接受太极拳的,当吸引了人到我这里学习之后,我会一直在渗透我的太极思想,让他们接受真正的太极文化。比如我制定规矩,每次开课前都要学生对老师行礼,师生之间推手对招前也行礼,我们行的是武礼。他们在这里接触过一段时间后,就会发现太极世界真是博大精深,远不是之前大家所想象的体操那样。

1

点赞

推荐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 点赞

    匿名

太极网微信二维码

扫码关注太极网微信平台 千万太极人的选择!

太极网微信矩阵粉丝数百万,官微“太极拳”(cntaijiwang)粉丝50万!太极拳理论、视频、资讯每日免费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5)

QQ|平台简介|联系方式|太极教学|太极用品|太极旅游| 创始人刘洪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