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1704|回复: 1

推手杂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1 15: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许多年来,我一直想写一些我个人对于太极拳推手见解的文章,而之所以迟迟未能成文者,盖出之于我自己对于武学之道严谨的治学态度,也即是:我不想对于任何一个学术问题在尚未真正实践体悟到深透时,只是依据自己的一孔之见,或仅仅抓着事物的表面现象或一鳞半爪,便轻率地妄置文辞。并且我思想上也一直存在着一些顾虑,主要原因还是生怕一些片面理解太极推手却又不能精细领会我文章中实质性含义的读者会引起不必要的误解,因此总觉得很难动笔。
延宕至今,终于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热情而悚然动起笔来。缘由大抵是出自两方面:一是出于我自己研练内家功夫毕竟已有四十余年的时间,应有的根基已具;二是终于还是受我个人一贯崇尚实际,坚持真理,不随人云亦云,喜讲真话的生性所驱使,遂信笔直抒己见,写下了这篇《推手杂谈》。文章当然是既不登大雅之堂,也许还会招徕评论者一片哗然的责难,对于这些我也就只能处之于泰然了。
问题是:练太极拳何以要兼练推手?推手在太极拳学派中所占的地位以及推手是否就是太极拳技击意义上的全部?我们应该如何正确理解太极拳推手?自从太极武术传世数百年以来,经过各门派众多大家的不断实践和研究,应该说已形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推手学术理论体系。凡是真正懂得太极推手的可谓人人俱知,推手是二人利用太极拳五门八步十三势动作互相进行沾连粘随,舍已从人,不丢不顶,训练柔化刚发和“引进入空合即出”的技巧运动,并且通过“由着熟而渐悟懂劲,由懂劲而阶及神明”的训练过程,逐渐练成知已知彼,四两拨千斤的神奇的对抗性技能。通过推手练习,反过来,还可以使人更好地理解太极十三势在技击上的基本运用,促进单练拳术套路水平的提高。应该说先辈们所发明和创造的推手运动,无疑是对太极武术项目的一项补充和完善。
但当今社会中绝大多数太极拳爱好者片面认为,推手涵盖了太极拳技击的全部内容。或者简直就认为推手就是太极拳技击,推手练精了,也就成了太极拳技击意义上的真正高手,其实持有这种观念的学练者,本身已陷于一大误区。在此,我不想将太极拳与推手在技击上的互助关系加以过多的论述,因为各家的理论已经够全面够充分得了。这里,我要讲的是有关推手而推手的单一问题。
在讲这个问题前,我特地要先介绍一下早年我所亲目所见的一次前辈推手的实例,或许堪为真想学好推手者的借鉴。记得是在一九六五年,当时我从苏州城内老拳师潘正先生学练正宗杨氏老架太极拳已一载有余。推手虽然已经初步学会了四正手,但还只能说是初窥门径。五月的一天上午,我照例去潘师家中学拳,谁知当我刚一踏进他家楼下大院时,突兀地见到潘师正与一位白须飘洒的老道人在院内进行激烈的推手。这位老道竟是离潘师家不远处学士街上一幢道观中的庄法师。其人身材颀长精瘦,虽然年近八旬,但神采飞扬,精神矍铄,而潘师身材比之略矮稍胖,年在六十有余。此时,两人双手臂相交,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盘旋不已,两人身姿左右旋转双足左跨右踩,进退有序,身手变幻莫测,令人眼花缭乱。
间或有一方猝然一个发劲,则另一方便噔噔噔后退数步,于是两人在爽朗的哈哈大笑声中,双手忽又粘搭一起,继续盘旋起来。两人既同出自杨氏老架太极之门,又均有数十年的太极功底,彼此不分上下,操练得娴熟精当。尽管两人一时之间互不相让,推得难解难分,却毫无顶撞拉扯之势,两人既演练得身灵步活,手臂柔软无骨,又表现得循规蹈矩,配合得相当默契和得体,全然符合太极拳古拳经之要义和推手理论规范。两人推手的韵味十足,形姿分外优美动人,既充满着浓厚的艺术感染力。又颇富相当高雅的娱乐性情趣。从两人左右逢源,灵妙莫测的推手技艺来看,已深达出神入化之境。
待到两人一歇手,我便立即向潘师问道:“老师与庄法师两人如此高妙的推手功夫,倘用之于技击是否真能够克敌制胜或且耄耋御众呢?”岂料潘师一面揩着额上的汗水,一面对我说道:“太极推手与技击,有一定的联系,但推手不可以完全代替拳术技击,除少数推手功夫极其深厚的人方能致用于技击外,对于一般练推手的人来说,即便操手娴熟,运化自如,也只能是以推手而对付推手,如果真要与人搏击散打,还得要靠自己真实的散打功夫。因此,单纯的推手在技击运用上,价值并不怎么样,我们练推手的主要目的还是将此作为健身和娱乐罢了。”他之如此回答,使我大为惊诧和扫兴,心想:不是书上说,练好太极拳推手能够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吗,然而潘师却说要功夫极其深厚的人方能致用于技击,那么要练多少年才算功夫深厚呢?从此,我虽然还经常与人玩推手,但对于潘师之所云,不免时常是心揣疑虑。
其后,在漫长的岁月中,确实看到一些所谓推手水平很高的人,在与一些能够依循不丢不顶,松柔粘化规则的人进行文明式推手时,或许能够充分展示出他的善化善发的灵巧技能,但如遇上一个力量大过他的,却又不遵守推手规范,一味以体力相抗,死推活拽类如“斗牛”式胡来的人推手,其一切技能也就表现的相当拙劣和被动。倘或是遇上一位擅长摔交,一旦与之手臂相交,时常还会被对方弄得狼狈不堪。再或是遇上一个擅长拳击或武术散打的人,如要以他自己仅仅局限于推手一种技能来应对对方快捷绝伦、凶猛毒辣的拳脚招式时,结果是十有八九便会受他自己推手的束缚而无所施其伎,甚至还会被人打的鼻青眼肿,遍体鳞伤。诚然,在陈、杨、吴、武、孙等各家太极拳门派中诸如武禹襄、杨班侯、杨澄甫、马岳梁、郝少如等先辈和当代极少数太极拳传承者,能够“未见其动早已使对方腾空跌出”或是一搭手就令别人弹跳出数丈之远的高功夫大师也实不乏人,但这类泰斗式的人物与一般从事太极拳推手的人数相比,毕竟只占凤毛麟角之数。
如仅从推手之一端来看,他们的水平确实已达到神乎其神的程度,实际他们自身的功力水平已经远远超脱于推手一技的范畴。这是他们经过数十年重力苦功修为和极其深厚的拳术内劲融为一体的上乘功夫的惊现。而遍览当今社会中很大一部分从事推手运动的所谓高手人物,如果仔细观察他们的推手状况,说到底仍然是以拙力为能事。如用太极拳推手经典理论来衡量,可谓全然不合格,甚或完全是背道而驰。即便从省、市或国家级的推手比赛场面上来看,大抵也是呈现“斗牛”式以力相抗的场面居多,结果往往还是惯于硬顶死拼或且在体重上占优势的力大者获胜。至于真正能够运用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技巧而取胜的人很难见到一个。
无怪乎,当今之世,未闻有推手的精英人物徒恃一己之长毅然勇登散打擂台而力挫强敌,一展雄风者;无怪乎,当泰国拳王向我国武坛提出挑战时,亦未见有“推手大家”敢于挺身而出以推手迎战泰拳者;也无怪乎,当我从吴兆基老师习练太极拳后,吴师竟时常喋喋告诫我道:“练太极拳功夫,最好勿涉于当今社会之推手。此因当今社会上的推手,普遍已陷于‘角力加摔交式’的推法,离太极原道甚远。如常与这类硬推死拽,进行‘斗牛’式的人推手,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这样,非但练不出真正的太极内劲,还会给自己单操拳架带来一味执于尚气努力等弊病,必为太极拳真修者所鄙夷。
说起推手一术,它是在太极拳产生后,先辈们依据其拳理所研创的练习拳术技击较为合宜的辅助功法,但现在从事推手的人却将其本义丢弃,行起了比力的玩意,这实在是误已又误人的愚昧之所为。”他因此又说道:“在习拳的初期,不妨可以严格按要领练习一下推手,但当已领会太极拳技击在于突出舍己从人,不丢不顶,柔化刚发等基本理法后,也就无须再专事推手练习,而应在走架行功上多下功夫,才能练就一身太极内功和技击大法。功夫修达‘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形成‘全身无点不弹簧’的境界,一旦与人交手,便可一触即发,一个抖劲即可将对方腾空弹出数丈之远,也就是内家拳无招胜敌的功夫。”
吴师还说:“我早年从李香远先生学拳时,李师也教推手,而许多年后,一次在南京遇到李师,在谈到推手时,李师认为真正悉心修炼太极大道者,应将主要精力放在拳套功夫上,始终善养自己的浩然之气,不以功夫争胜为念,要使自己一辈子不知自身究竟有多大的功夫为至善。”师祖李香远系一介儒流,此亦出自古圣之论,当然非为一般武人所能真正领悟其言之深意。尽管师祖不以自身功夫为念,而他本人的功候境界又如何呢?据吾师说,当其用一手指轻按别人手臂时,使人顿觉上半身有强烈的麻感,犹如触电,竟致全身动弹不得,这才是太极拳修炼出来的内劲高功夫。
笔者认为太极推手,只是为学人在练习太极拳技击时,所采用的一个较为平和与安全的辅助训练方法,是让人领会太极拳技击的实质性含义和基本学理,但我们绝不能以一概全地断然认为推手就是整个太极拳技击。实际上人类真正的技击法是极其野蛮、暴烈、快捷的拼斗战术。人类徒手技击方式是施展自身头、肩、肘、手、胯、膝、足、臀各部打法,突出拳打足踹,膝顶肘击,肩靠头撞等用法多元化的综合性技能。决非一味崇尚推手而不涉它法的练习者所想象的那么刻板、平和、两相契合或是比拼蛮力似的简单。
如果我们单单从推手角度来衡量一个人太极拳技击水平和功力高低的话,不免会有失偏颇,并且是自欺欺人的观念。再说,如果你仅为练好推手之一技罢,但往往会事与愿违,倘使遇上一位并不和你按规矩推手,也不是为练推手而推手,他存心是为了与你一决高低,想在大庭广众中争夺一点优胜者的光彩脸面而来与你为难的,那么你和他一上手,他就与你胡蛮推拉玩起了“斗牛”的把戏来,你拿他又该如何呢?你总不能与他红起脸来或动起拳脚打架吧!因此,我认为凡是遇到这类人要与你推手的话,根本没有“舍命陪君子”的必要,还是退避三舍的好,切勿为争一时之胜而贻误自身技艺的进益。
就当前社会上我们经常看到或遇到的一些人的所谓推手,可以用四句话来评断他们的技艺,即:武不敌散打,技不如摔交,法不及擒拿,力不胜举重。此类推手,还有什么值得使人信服和恭维,以致使人倾注全力和旷废时日地去进行推啊练啊得呢?
当然,人各有所癖好,也不必随我所云而然,倘若你一意醉心于推手运动,并想在推手上有所建树,专志于推手的锻炼也未尝不可。除了在拳术广义的技击理论方面,推手不能总其全局外,它本身也是一种很好的体育锻炼项目,时常进行推手锻炼不仅可以增长自身劲力,达到健身强体,而且对于强化人的意念感应力,培养自己顽强的意志和无畏的胆略是有其突出意义的。如想要真正练好推手,那么,就必须深刻领会和掌握武林前辈们所说的“一力降十会”以及“一巧破千斤”颇具辩证哲理性的谚语。
实际上“力”与“巧”两者在推手运动中占据着主导地位,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这里所强调的“力”的作用,是说当两人的技巧各有千秋,不分上下时,那么人的力量也就上升到主导地位,由此决定了两人的胜负。而谈到了“巧”的作用,是当两人推手时,双方都具有相当的体力,这时“巧”也就往往突出为成败的关键。因此,要练好推手,除了平时要在太极拳架势上主重内功修炼外,还得加强推手技巧训练,更重要的是平时还得要注重站桩、举重、抛石锁等锻炼强体力的运动项目,才能事半功倍。因为自身必须具备“千斤之力”的基础条件,才能更有效地以自己所谓的四两拨掉别人的“千斤”。
如果思想上存在着一种自身毋须充足的体力和功力条件,单纯想以本身仅有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微弱之力,运用一点所谓力学上的小技巧,就能轻而易举地化掉进攻者的大力,这既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天真烂漫的幻想,又是一种自作聪明的“不劳而获”的侥幸心理。此外,当平时与人练习推手时,还应严格遵循推手理论上的规范和要领,尽量从“舍己从人”和“不丢不顶”中去讨消息,不以强顶硬拉的推法求胜于人,锻炼自己手上的“听劲”和心灵上的感应力,这或许才是提高自身推手技艺水平的唯一途径。

发表于 2019-4-15 19:25:1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受教!!
另外觉得要一,不按套路来推,
二,多跟不同的人推(会的和不会的),
三,不先互相把手接上之后再推。
的确,要实战,就得按实战去练了!沒有实战经验,就去实战,就难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本站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平台简介|联系方式|太极教学|太极用品|太极旅游| 创始人刘洪奇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