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太极网 首页 太极圣地 温县陈家沟 太极史话 查看内容

陈王廷和蒋发的传奇故事

2006-12-12 15:07| 发布者: 太极人| 查看: 6294| 评论: 2

摘要:   从陈家沟一世祖陈卜算起,陈王廷是第九代。那时候,满清正想入关,那些官兵都是些中看不中吃的家伙,一个败仗接一个败仗,最后连领兵元帅也被人家活捉了。陈王廷就在这时候去考武举。他倒不是想当官往上爬,是想 ...



  从陈家沟一世祖陈卜算起,陈王廷是第九代。那时候,满清正想入关,那些官兵都是些中看不中吃的家伙,一个败仗接一个败仗,最后连领兵元帅也被人家活捉了。陈王廷就在这时候去考武举。他倒不是想当官往上爬,是想弄个一官半职,好领兵去关外抵抗清兵。在校场上,他一马三箭,三马九箭,射了个“凤夺巢”。啥叫“凤夺巢”?便是第一箭射中红心后,第二箭把第一箭顶出去,然后第二箭再把第三箭顶出去。就象鸟儿夺窝一样。本来,射中一箭,鼓吏要擂一回鼓,这就是告诉主考官,箭儿射中了红心。谁知鼓吏早得了别人的好处,便装着傻看故意不擂鼓。结果,陈王廷射中了九箭,他只擂了三回鼓。九箭中了三箭,连个武举的边儿也粘不上。陈王廷一怒,便把鼓吏杀了。为了避祸,他便闯出了校场,去登封投李际遇。这李际遇原来是个武举,因为不满明朝的黑暗,在登封少林寺后边的玉带山树起了起义大旗,并且和闯王有了联络。陈王廷在玉带山上认识了蒋发。晚年,他创编了太极拳。提起他的故事,可就多喽,现在,就给你讲几个。

玉带山英雄结义

  崇祯年间的一天,登封县玉带山下,一匹红色战马,顺着大路“踏踏踏”飞奔而来。马上坐着一人,面如重枣,长髯飘胸,身穿绿色战袍,鞍桥上横担着一柄青龙偃月大刀。猛一看,真如三国时的关公重新出世,他就是外号“二关公”、陈家的九世祖陈王廷。陈王廷来到玉带山下,但见山高林密,峰险坡陡,可是东瞅西望,眼前无人可以问路,无奈只得顺着盘山道上山。正走时,忽听见路旁树林中有人唱歌,陈王廷侧耳一听,听见唱道:“老子生长在深山,不怕皇帝不怕官,崇祯老儿从此过,也得留下买路钱。”不一会,一个砍柴的担着两大捆山柴,从林子里走了出来。路过陈王廷身边时,怀疑地打量他一眼,一声没吭,担着柴顺着盘山道,象飞一样跑去。

  陈王廷放马追了一陈,也没追上。心想:  “这个人腿脚好快啊!担着那么重的柴担,走的又是盘山路,我还追不上他,看来不是平常人!”于是赶忙喊道:  “前面那位仁兄,请停一下脚步,小弟有事请教!”那人把柴担当路一放,问道:“啥事?”陈王廷见他身材高大,体格魁梧,走了这么长山路,又担着重担,却面不改色,气不发喘,不由心中十分敬佩,忙笑着说:“我想上山找一位朋友,想向仁兄问一下路。”那人上下打量陈王廷一眼说:“不知你这位朋友姓什么?叫什么?干什么为生?”陈王廷不想把投奔李际遇的事告诉这个人,忙摇摇头说:“我这个朋友说出来只怕老兄不一定知道!”那人见陈王廷言语支吾,早已怀疑,冷笑一声说:“朋友来我们玉带山,走亲戚访朋友都可以,我们以礼对待,如果操着孬心,可别怪我们山中人无礼!”说罢,担起柴担走了。

  陈王廷下马歇息了一会,又上马继续上山。谁知才转过一个山角,却听见树林中一声呼啸,拥出一支人马,拦住了去路。领头的大汉手持单刀高声怒骂:“你们这些杀不完的害民贼,近处的官兵,哪一个听见玉带山三个字,不吓得屁滚尿来你小子倒吃了熊心豹子胆,单人独马敢来打听虚实!看来你是寿星老儿上吊--活的不耐烦了!”

  陈王廷看看大汉,明明是刚才那个砍柴的。正要下马答话,又听那人喝道:“兄弟们动手!”只见他带来的人马,个个刀出鞘,弓上弦,一个罗圈阵,早将陈王廷围在中间。

  陈王廷心中虽然做好了防备万一的准备,还是笑眯眯地问:“不知我兄高姓大名?”那人道:“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蒋名发。谅你们这些害民贼不会不知道老子大名!”说罢,飞刀朝陈王廷砍来。

  陈王廷听他一句一个“害民贼”,知道他把自己当成了官兵,不由心中暗笑:“这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哩!看来他一定是李际遇的人。”随即挥动大刀,遮架拦挡,并不还手。不几回合,陈王廷着急上山,就瞅个破绽,将蒋发手中单刀磕飞了。蒋发叫声“不好”,带着人马顺着盘山道跑了。

  陈王廷又放马走了一阵,来到了一个两边都是悬崖陡壁的地方,中间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只见远处闪出一个大寨。这座大寨,三面高山环抱,只有这一条路可通,不由得为李际遇选择这个地方暗暗叫好。忽听人高喊一声“放箭!”刹时间,路旁草丛丛、峭壁上、树林里,弓弦乱响,那箭就象乱飞的蝗虫一样,照陈王廷射来。陈王廷单手使开大刀,上护人,下护马,噼哩啪啦,把箭纷纷打落在地下。他一面纵马冲向寨门,一面高声大喊:“山上好汉听真,我乃怀庆府温县的陈王廷,特地来拜访李寨主!”早有人把消息报给了李际遇。

  陈王廷等了一会儿,就听咕咚咚三声大炮响,寨门大开,刀枪耀眼,冲出一股人马。前边一匹白马上坐着一位英雄。陈王廷知道此入必是李际遇,急忙下马,上前见礼。那人下马还礼,笑着说:“听说陈兄在校场杀了人,正想派人请你来山寨避避风头,想不到陈兄不请自到了。”又将蒋发给陈王廷作了介绍,说蒋发因为是飞毛腿,所以经常巡山放哨。陈王廷说:“我们早就认识了。”蒋发说:“上月有一队官兵,来找我们山寨的麻烦,中了我们的圈套,被兄弟一阵乱箭,没留下一个活的。今天,亏得陈兄武艺高强,要不然,非当屈死鬼不可!”说得李际遇、陈王廷都笑了起来。

  陈王廷在山寨住了一段时间,每天和李际遇商量起义大事,又帮山寨杀退了几股官兵。因为他武艺高强,为人谦虚,很受山寨上大小将士的喜爱。李际遇遂和他结拜为兄弟。后来,李际遇见清兵不断攻打山海关,明朝的官兵们无人再追查陈王廷的事,就派他下山,到黄河北岸,暗地联络人马,准备起义时,南北呼应。陈王廷这才单人独马,回到了陈家沟。

[page]


陈王廷义收蒋发

  陈王廷离开玉带山,回到陈家沟后,借着练武的机会,秘密联络相好的朋友,准备玉带山起义后,也树立义旗,南北呼应。可是一直等了半年,也不见玉带山起义的消息,不禁心中十分疑惑。

  一天,他去城里赶会,听一个从登封贩卖货物回来的客--人说,李际遇中了官兵的计,被官兵攻破了山寨。李际遇重伤被俘,蒋发带领其余弟兄们冲出重围,不知下落。传说李际遇被官兵杀害那天,尽管满身伤痕,还威武不屈骂不绝口。死后尸体不倒。官府贴出告示,不准为李际遇收尸。但他的尸首还是被老百姓偷去埋葬了。

  陈王廷听到这个消息,只能暗暗流泪,回去就病了起来。就在他有病的时候,李闯王打到了北京,崇祯皇帝吊死在煤山。吴三桂打开了山海关,清兵一直打到了北京,李闯王退出了北京。

  陈王廷因身体虚弱,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在家中看书。

  一天,他正在家中指点几个徒弟练习枪棒,外面跑来一个年青人,说村中有几个年青人,欺侮一个要饭的,被要饭的打倒在地,请师父快去。陈王廷心中一惊,忙放下枪棒,随着众人走到大街上来。远远看见一个彪形大汉,正挥动拳头,追打几个年青人,一边打,一边嘴里骂不绝口。

  陈王廷见那人虽然破衣烂衫,而黄肌瘦,却身手利素,看来武功根底不浅。仔细一看,原来不是别人,正是玉带山上自己结识的蒋发,不禁惊叫了一声,几步跑到蒋发面前,叫道:“贤弟,你还认得我吗?”蒋发见了陈王廷,丢了众人,咕咚一声,跪倒在地上,痛哭起来。他说:“王廷兄,你让我找得好苦啊!可惜李大哥他……”陈王廷赶忙把他拉到家里,一边叫家里人给蒋发找替换衣服,一边去做饭。蒋发换了衣服,吃了饭,两人才说起话来。

  原来蒋发冲出官兵包围圈后,和兄弟们跑散了。听说李际遇被官兵抓去,押在大牢里,便趁夜深人静时,闯入大牢,想把李际遇救出来,谁知被官兵发觉,身上中了暗箭,也被官兵抓住,打入死牢。他乘官兵不防备,掰开脖子上戴的枷,砸断脚上戴的镣,带着箭伤,穿房越脊,跑了出来,改名换姓到处流浪,想来投靠陈王廷,又怕连累陈家。后来见明朝灭亡,清兵入关,没人再问这件事,他才一路要着饭,找到了陈家沟。谁知一进村,几个刚学武的年青人想找他开心,被他打得东倒西歪。要不是陈王廷赶到,恐怕那几个年青人还要吃更大的苦头。

  陈王廷当下说道:“贤弟,以后,陈家沟就是你的家,你请放心大胆住下来吧!对外,你是陈家的长工;对内,咱们是兄弟。”从此,蒋发就在陈家沟住了下来,农忙时和陈王廷一起下田干活,农闲时就一起讲论拳械。因他为人厚道,人们便亲热地叫他蒋把式(把式是对长工的一种称呼)。

  这年秋收,陈王廷和蒋发正在地里干活,一只兔子从面前窜过。陈王廷有意试试蒋发的飞毛腿,故意说:“咦!好一块肉,可惜没带弓箭来,白白叫跑了!”蒋发说:“看我的!”说罢,放开脚步,象飞一样追了上去。没出一畛地,就把兔子活捉了回来。他来到陈王廷跟前,用一只手指把兔腿一敲,早将兔腿敲断,顺手扔在地下。陈王廷哈哈大笑说:“飞毛腿,飞毛腿!”两人正在说话,一只饿鹰发现了在地下挣命的兔子,从空中一下子平冲下来,用爪抓住兔子就飞。陈王廷也不怠慢,一纵身,平地腾空一丈多高,把兔子从鹰爪中夺了回来。蒋发高兴得连声叫好。

  以后,陈王廷刨编太极拳后,蒋发便拜陈王廷为师,跟陈王廷习学太极拳。他武功底子好,进步很快。时间长了,他总想跟陈王廷学几手绝招,几次要求,陈王廷总是笑笑不回答。于是蒋发心生一计。一天夜晚,两人正在揣摩太极拳的新拳路,蒋发忽然纵身一跳,在旁边兵器架上,抽出一口单刀,劈头照手无寸铁的陈王廷砍来。

  陈王廷不等刀到,唰地一下子从院子中间纵到墙跟前。蒋发跟近一步,又是一刀。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陈王廷随身向上一纵,只听“嗖--”,身子象被磁铁吸住的铁块一样,一下子贴在一丈多高的墙上,象被钉住了似的,一动也不动。
  蒋发闯荡江湖半生,年过半百,光听人说“贴墙挂画”,平日心中总不信这是真的,以为是江湖上的人故意吹大话,今天方知传言不假。不过这些绝技,一般人做不到罢了。

  后来蒋发死在陈家沟。后世人修太极拳拳谱时,因蒋发在创编太极拳中有过贡献,又是陈王廷的朋友,徒弟,所以连他一齐记入。拳谱上陈王廷画像后给陈王廷扛大刀的就是蒋发。

木门寨师徒讨牛

[page]

  陈王廷家喂有一头牛,膘满肉肥,体高力壮,少说也有几百斤重。平日下地干活,独犁独耙,走得飞快。所以很受全家人喜爱。

  一天五更头,冢里人起来给牛添草,发现牛不见了。可是前后门上得象铁桶一样,牛不可能跑出去。到哪里去了呢?于是赶忙叫起了陈王廷和蒋发。

  两人来到牛棚,发现牛槽旁边的墙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四句诗:“家住山东木门寨,慕名访友来借牛,无胆来者是小人,有胆来者是朋友。”牛,看来是被人偷走了,可是前后门没开,那么大一头牛,是咋偷走的呢?

  开始蒋发以为是偷牛人跳进家来,开开门,偷走牛,又进来上住门,跳墙出去的。可是这样不会没有一点动静啊。陈王廷却不动声色,把牛棚看了一遍,又到房上察看了一番,这才说;“这个偷牛的人好大的力气啊!”蒋发慌忙问原因。陈王廷顺手掂起喂牛的石槽,用胳膊夹住,将身一纵,早上了房,连一点声音也没有,然后又纵下房来,说:“看见了吧!牛就是这样被偷走的”惊得蒋发和一家老小舌头伸出来半天缩不进去。

  蒋发情知偷牛人本领高强,可俗话说,糠能吃、菜能吃,气不能吃,明目张胆偷去牛,还留纸条,这不是有意欺人吗?回到屋里,他见陈王廷不动声色,就性急地说:“陈兄,咱可不能落这小人之名啊!你要不去,我可要顶着你的名去要牛了,哪怕他木门寨刀山火海,天罗地网,我也要闯一闯。反正不能叫天下人耻笑咱陈家沟的人是稀泥软蛋!”

  陈王廷揣摸,自己从未到过山东木门寨,更不会有仇人。何况纸条上明明写着“慕名访友”,看来一定是江湖上的朋友玩的把戏。好在眼下正是农闲季节,在家无事,去会会这个朋友也好,就点头说:“去!”蒋发高兴地准备东西去了。

  师徒两人,一人骑马,一人提刀步行,直往山东奔去。一路上风餐露宿,昼夜赶路,不一日入了山东境界。这一天在路上遇见一人,闲谈起来,那入自我介绍说,自己在外地做生意,这次回来,要经过木门寨回老家去。陈王廷听他讲到  “木门寨”三字,瞅了他一眼,见他也正在偷偷打量自己,心里早已猜透了五分,说不定这人正是木门寨派来的人。于是假装糊涂,也不说破,只说自己是去木门寨访友的,不认路,想和他同路,那人爽快地答应了。

  走到天晚,三人住到一家客店。陈王廷发现,那人一进店门,就向掌柜的使个眼色,掌柜的就赶忙给三人安排饭菜、房间。陈王廷心里早猜透了八分。

  第二天一早,他故意叫蒋发去算帐,谁知路遇的那人早算过了。陈王廷和他客套了几句,也就不再说了。谁知以后,天天这样。蒋发见陈王廷也不说还钱,几次想问,陈王廷光使眼色不叫说话,弄得蒋发成了丈二和尚一简直连头脑也摸不着了。

  这一天,来到一个三岔路口,那个人说:  “两位老兄,顺着这条大路一直往前走,有半天工夫,就到了木门寨。兄弟我就要从这里下路了。”等到那人走远,陈王廷才给蒋发说了这几天自己观察的情况,蒋发这才解开心中的疑团。

  师徒二人又走了半天,远远望见前边出现一座大寨。寨墙上旗帜鲜明,刀枪林立。来到近处,只见寨墙高大,寨壕又宽又深,一座吊桥高高挂起。寨门楼上镶着一块石匾,上刻“木门寨”三个大字。二人正在观看,只见寨墙上拥出一群人来。中间一位老人,身材高大,须发苍白,满面红光,精神十足,他满面笑容地在寨墙上一拱手说:  “王廷兄请了”。

  蒋发见他光说话,不见开寨门,也不见放吊桥,不知是什么意思。却见陈王廷下了战马,朝寨上一拱手,又向自己使了个眼色。随即一只胳膊夹着战马,一手提着青龙假月刀,就地一纵,早已越过了寨壕,再一纵,登上了寨墙。蒋发也不敢怠慢,好在他是空人,也提刀在后,纵了上来。师徒二人的行动,博得寨墙上的众英雄一片赞赏声。陈王廷上了寨墙,与为首老人互相问好后,又与众人见了礼。早有人将陈王廷的战马牵去饮水喂料。师徒二人在老人的陪同下,走下寨墙来。见前边不远处,有一大片房屋。周围长满了树木。来到大门口一看,只见大门洞连着一条宽从九尺,长两丈多长的胡同。老人两手一拱,摆出冲客人先走的姿势,说:“王廷公,请!”蒋发正要上前开路,陈王廷拉了他一把。随即撩衣迈步,进入大门。谁知脚才落地,只见大门洞中,三支连珠箭,飕、飕有声,照着自己射来。陈王廷看得真切,一把接过第一支箭,跟着手疾眼快,用第一支箭将其余两支箭拨落地下,然后扔掉第一支箭,直入大门洞。他知道这大门洞和胡同中必有埋伏,就运用轻身功夫,连蹿带跳,疾走如飞。只听背后飕飕飕乱响,乒乓有声。等过了胡同,回头一看,暗弩发出的箭,把胡同两边的墙上,射得象刺猥一样。

  蒋发见势不好,自己本领不如师父,不敢脚踏实地,就地一顿脚,用一个“燕子穿帘”的招式,腾身平空穿过两丈多长的胡同,手提单刀,紧紧跟着陈王廷。老人竖了竖大拇指,关了暗道机关,和其它人也跟了进来。

  出了大门胡同几十步,迎面又是一道二门。形状、构造都和大门一模一样。不过暗器变成了梅花桩。什么叫梅花桩?就是用二三尺大的木桩,按梅花型排列,平日隐在两边墙内和暗弩一样。如失误踩机关,巨木就从墙上射出。二木相撞,不要说人的血肉之躯,就是铁人,也能挤扁。

  陈王廷听得身后咚咚直响,知道是梅花桩,暗笑主人并没有什么新花样。说时迟,那时快,早已过了二道胡同。蒋发也按过第一道门的办法跟了过来。

  过了二道门胡同,穿过一个月亮门,是一个几亩大的空院,上面绿树成荫,下面方砖漫地。两边兵器架上,插着刀、枪、剑、戟、棍、鞭、斧、叉等兵器。几个大汉,正在练武。一见陈王廷师徒,那几个大汉怒容满面,挥刀提剑,就扑了上来。老人把脚往下一跺,喝道:  “这是我请来的朋友,不要无礼,还不退下!”几个大汉连忙退到一边去了。

  陈王廷见刚才老人一跺脚,几块方砖一下子就陷进地下几寸深,脚底下那块,早变得粉碎,知道他是故意显露本事,也不在意。蒋发却暗暗提高了警惕。

  一伙人来到了客厅,天已经黑了。主人招待陈王廷师徒喝了茶,就摆上酒席。蒋发怕宴无好宴,为了便于观察动静,他假装粗鲁,一纵身坐到大梁上,说道:“我看这个地方不错,我就坐在这里吧!”陈王廷知道他的用意,向老人解释说:“我这个徒弟,性格粗鲁,请您不要见怪!” “老人也笑着说:“高徒心直口快,确是英雄本色!”

  旁边一个管端酒菜的大汉,用匕首扎了一块肉,向蒋发说:“朋友,请!”飕地一声,向蒋发扔来。蒋发不慌不忙,一张嘴,哈嗒一声咬住肉,咯崩连刀尖也咬了下来。肉咽下后,他噗地一下,把刀尖吐出,刀尖不偏不斜,正扎在下边柱子里。

  陈王廷一边喝酒,一边心想:“这老人一不说名,二不道姓,难道还有什么花样不成?”这时,那老人站起来,对陈王廷说:“王廷兄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暂时失陪了!”陈王廷也说:“仁兄请便!”老人刚出客厅门,就见外边一下子拥进了二十多条大汉,举刀舞棍,直向陈王廷扑来。又听见客厅门咔的一声,从外面反扣上了。蒋发见势不好,从梁上纵而下,拔出单刀,和几个大汉格斗起来。陈王廷见老人并无恶意,又怕蒋发为了保护自已,分散精力,急忙招呼道:“留神你自己,别管我,要刀下留情!”随手拔出护身宝剑,一边招架,一边瞅准破绽,啪啪几掌,将靠进他身边的几个大汉打翻在地。趁躲兵器的机会,就势蹲下,一个连环扫堂腿,又扑上来的几个大汉也东倒西歪栽翻。他见蒋发打倒了几个大汉,就高声招呼蒋发:“灭灯!”蒋发拔出匕首,噌,朝客厅正中高悬的吊灯绳扔去,将绳一截两断。吊灯掉在地下,摔得粉碎。客厅中立刻变得漆黑一团。就在这时,只听嗖嗖两声,大厅中,除了被打倒的大汉的哼哼声外,变得风平浪静。

  忽然院内点亮了灯笼火把,老人带领人开开门走了进来。见客厅中桌翻椅倒,盘烂碟碎。自己的人象麦个子一样,躺了一地。陈王廷师徒踪影不见。他连忙抱歉地大喊。“王廷兄,小弟这边给你陪礼了。”话音末落,却见山墙和梁头上,两人飘然落地,正是陈王廷和蒋发。老人赶忙上前,拉着陈王廷的手说:“我兄连闯小弟设下的三关,未伤毫毛,说明我兄拳艺高绝,英雄盖世。”陈王廷也赶忙拉起躺在地下的大汉们,陪礼说:“我们师徒班门弄斧,有伤诸位贤弟贵体,请诸位贤弟原谅!”那些大汉满面羞惭地出去了。

  老人叫人重新打扫客厅,点亮了灯,重上酒菜。吃喝间,老人这才自我介绍。原来,他姓熊名若虎,自幼闯关东,跟一个和尚学了满身武艺。因为不满清兵烧杀扰乱,聚起人马抵抗,因寡不敌众,这才退回关内。满心希望投靠官兵,共同抗敌,谁知吴三桂献了山海关,这才一气之下,回到家乡隐姓埋名。他平日专好结交天下英雄,早就听说陈王、廷英雄盖世,因为有他事缠身,才让徒弟以借牛为名,将陈  、王廷师徒骗来。老人说到这里重新又给陈王廷陪礼道歉,他说。“使你们师徒受几百里风霜之苦,确实让我心中不安,不过望兄体谅我这颗结交天下英雄的苦心。”陈王廷问熊若虎:“不知前往温县借牛的是哪一位?”熊若虎说:“他去还牛了。老兄路上遇到的那个人,也是他事先安排的。”得陈王廷二人和众人都笑了。

  陈王廷在木门寨住了几天,等回到陈家沟,家里人说,偷去的牛已经被送回来两三天了。

[page]

 





陈家沟陈俊凌先生在讲述蒋发埋到杨海洼的故事


“杨海洼”蒋发镇邪

  陈家沟西北地,往南张羌村去的地方,五条小路在这里交叉,人们习惯叫这里“小五叉口”。这小五叉口,地势低洼,周围净是人家的老坟,本来荒草丛生,阴森森的,偏偏路边又长了八棵足有一搂粗的“鬼拍手”。啥叫“鬼拍手”?就是杨树,因为风一吹,杨树叶啪啪直响,象拍手一样,夜里听起来,叫人心中十分不舒服,所以民间在宅基地栽树时,有“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当院不栽鬼拍手”的说法。因为这几棵杨树,人们又把小五叉口叫做“杨海洼”。

  不知那朝那代,人们传说这地方有冤鬼害人。传来传去,添油加醋,竟说得有眉有眼的。说南张羌村有个卖油的,姓郭,一次卖油回来,得了黑,走到“杨海洼”已经半夜了。心中一迷糊,也不知走到了什么地方,见不少人拥到车前买油。第二天一看,收的油钱都是锡箔。他跑到“杨海洼”一看,坷垃地里倒的都是油。回去以后,他大病一场,几乎送掉了性命。这种有影扯没影的事,可吓坏了不少人。一白天一般不去“杨海洼”,夜里更不敢去。就是有紧要事,也不怕多绕三、五里路。

  蒋发死了以后,不少人向陈王廷建议,说蒋把式武艺高强,为人刚直,但是外姓,不能入陈家老坟,不如把他埋在“杨海洼”路边,让他镇镇这些邪魔歪道,替百姓们壮壮胆,后来,就把他葬到这里了。听说,从那以后,这“杨海洼”竟安然无事了。


不解

支持

很棒

软文

吃惊
太极网微信二维码

扫码关注太极网微信平台 千万太极人的选择!

太极网微信矩阵粉丝百余万,微信官方认证“太极拳”订阅号(cntaijiwang)粉丝近50万!太极拳理论、视频、资讯每日免费看!

相关分类

QQ|公司简介|联系方式|太极教学|太极用品|太极旅游| 创始人刘洪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