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太极网 首页 太极拳师 太极名家 查看内容

传承正脉育桃李 愈老弥坚播太极 ——记太极拳大师陈全忠

2019-9-21 09:28| 发布者: 太极网九七零三| 查看: 4236| 评论: 0

摘要: 记太极拳大师陈全忠: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吴颖锋、薛奇英袂表演陈式太极拳
2019年8月29日,陈式太极拳第11代传人、陈家沟陈氏第19世、国际太极拳文化传播大使陈全忠先生95岁寿诞在西安市唐乐宫大饭店隆重举行。原西安市副市长郝树茂、原西安市政协副主席陈振虎,陕西省武术协会、西安市武术协会领导及武术界名人,温县太极拳传承人联合会,陈全忠大师的全国各地的弟子徒孙共计350余人参加了寿诞庆典。陈全忠大师的著名弟子,陈式太极拳第12代传人,同一太极联吴颖锋、薛奇英袂表演了陈式太极拳,用太极人独特的方式为恩师祝寿!为来宾助兴!

  传承正脉育桃李 愈老弥坚播太极 ——记太极拳大师陈全忠

60岁的他,刚一退休就每天骑上自行车,奔波于西安交大等高等院校。挥汗如雨,不辞辛劳,他希望古老的太极拳插上知识的翅膀,得到传承和弘扬。

68岁的他,雄心渐起,开办了中国西北第一个“陈”姓太极拳组织,建立起陈式太极拳根据地。

70岁的他,不懂英语却只身闯美国,敢与人高马大的老外下场子比武。几轮比试下来,老外服输了,变成了他的学生。如今他的洋学生遍布美、德、英、法、意等20多个国家。

75岁的他,被“中国温县国际太极拳年会”评为“国际太极拳大师”,当时全世界仅有10人被推上如此耀眼的位置。

78岁的他,其太极拳音像资料被收入美国国会图书馆,成为国内太极拳界第一人。

80岁的他,首次开山收徒,24弟子入室,揭开了陕西陈式太极拳发展的新纪元;尽管此前他亲手教出的学生已逾3万。

81岁的他,开始学习电脑上网,从手写板输入起步。现如今能在网上发帖子,还拥有多位网络棋友。

82岁的他,开办了以他个人名字命名的太极拳学校,其硬件设施在全国一流,他当上了陕西首个太极拳机构董事长。

83岁的他,被中国对外友好协会评为“国际太极拳文化传播大使”,位列全国第一。

84岁的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用自己80多年的追求告诉人们他对党的忠诚。多年来,每晚的《新闻联播》是其必修课。谈起政治形势,便是滔滔不绝。他热爱生活,发出“向天再借20年”的豪迈之语。他热爱中国共产党,浑身充满正能量。

85岁的他,被聘为陕西省武术协会太极拳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他干劲倍增,要“不辜负组织的信任”,积极组织全省太极拳爱好者开展活动。

90岁的他,录制陈式太极拳老架一路全套,圆润如珠,气吞山河。

93岁的他,学会微信发红包,“168、198、发发发”,声如洪钟感动无数网友。
如今的他,每天骑着电动摩托车到城墙根下传拳授徒,还时常率领弟子儿孙出现在大型活动现场,亲自下场表演,堪称时代楷模。

愈老弥坚的他,就是久居西安的陈式太极拳第十一代传人陈全忠大师。

要想进一步了解陈全忠大师,我们先得从太极拳的历史说起。

据史料记载,太极拳起源于河南温县陈家沟,是由陈家沟陈氏第九代陈王廷在祖传拳术的基础上,结合《拳经三十二》、《黄庭经》、《阴阳学说》等创编出来的。这种拳术十分神秘,看似迟滞缓慢却惊乍迅捷,看似轻松悠闲却沉稳如山,看似绵软却威力无穷,打人于不知不觉当中,被世人称为“神拳”。自陈王廷创拳之后,这套拳法近百年间只在陈家沟族人中黯然潜传,直到后来才被在陈家沟打工的杨露禅带到京城并成为武林界公认的“杨无敌”之后,神秘的太极拳才逐步被世人了解。此后逐步衍生出陈、杨、吴、武、孙、和等繁花似锦般的太极拳流派。与其他各式不同的是,如今的陈式太极拳依然保留着原始太极拳古朴实用的风格。我们前面说到的陈全忠先生,不是别人,正是陈家沟陈氏第十九代、陈式太极拳第十一代正宗传人、西安陈氏太极拳研究会会长、中国温县国际太极拳年会副秘书长、国际太极拳大师、国际太极拳文化传播大使陈全忠。

陈全忠1925年农历7月30日出生于河南温县陈家沟。陈家沟习拳之风盛行,是全国武术之乡,是太极拳发源地,自古就有“喝口陈沟水,都会翘翘腿”之说。陈家沟的男孩子更是重点的培养对象。陈全忠的家族是个家底殷实、富有威望的大家族,有大大小小40余口人。按照中国的说法,穷文富武。宽裕的家境,给陈全忠提供了良好的教育条件。从他呱呱坠地开始,祖上族人就对他寄以厚望,希望他成为一代太极拳大师,承担起传承正脉的重任。他从小跟随父亲陈世恭习拳,后跟从私塾先生陈国英、陈亮芝一边学习《四书》、《五经》,一边练习祖传太极拳术。放学之后,在自家的麦场里和同村的小朋友比武较技,聆听老人们流传下来的各种各样的太极拳故事。拿起棍子“打花花”,体会太极对棍的粘沾连随。他天资聪颖,在大人的关怀下文武并进,很快成为同龄孩子中的佼佼者,大人们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盼望着他能快点长大,成为光耀门庭的大拳师。然而,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摧毁了大半个中国人民的平静生活,河南省温县成为战争的重灾区。日本鬼子在温县杀害了无数群众,剩余百姓四处逃亡,流离失所。陈全忠曾躲在麦草地里亲眼目睹鬼子用刺刀刺杀父老乡亲,他至今还是“对日本鬼子恨透了”。1940年,为了逃生,15岁的陈全忠随家人举家沿着铁路线逃往古都西安,从此开始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西安生活。

西安,古称长安,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拥有悠久的历史和中国历史上最灿烂的文明。周、秦、汉、唐等13个朝代建都于此。西安地处中国地理中心,南有秦岭、北有渭水、东有潼关、西有阳平关,天然的屏障,阻挡了日军的铁蹄。西安地处八百里秦川腹地,百姓丰衣足食,仓廪殷实。抗日战争爆发之后,河南温县一带的群众沿着铁路线大举逃往西安。据统计,目前在西安市的陈家沟后人逾2000人,这些人及其弟子、再传弟子成为目前西安太极拳的主力军。所以,从太极拳的角度来讲,西安又被称为“小陈沟” 。

刚到西安后,陈全忠积极联络宗亲族人,展开了旷日持久的练拳、教拳运动,逐步将西安建成陈式太极拳的“第二故乡”。西安古城墙是中国保存最完整的古城墙,环绕老城区13.74公里,高12米,顶宽12-14米,城墙上面人少安静,是个练拳的好地方。每到黄昏时,“小陈沟”的小伙子们就登上城墙,在前辈们的指导下行拳练功,相互切磋,踢打摔拿,探究拳理。那时候生活条件衣服少,晚上练完拳之后,厚厚的绒衣被汗水湿透,陈全忠先生的爱人陆月娥就把湿衣服放在热炕头上烘干,让陈先生第二天穿上继续练。太极拳是内家拳,除了个人刻苦外,更需要名师指点,庆幸的是陈全忠在他人生最重要的阶段遇到了三位名师。一位是陈家沟第17世陈守礼,另一位是陈发科的高徒、陈氏第18世陈敬平。这两位都是陈家沟来西安族人中的佼佼者,他们的拳都学自一代宗师陈发科。陈守礼的功架扎实细腻,一丝不苟。作为族爷,陈守礼对陈全忠言传身教,无微不至。第三位是年陈氏小架代表人物、陈家沟第18世陈金鳌先生。陈金鳌师承太极宗师陈鑫,是《陈式太极拳图说》参订者之一,具有精湛的内功和高深的理论知识。1964陈金鳌先生落户西安,对当时拳艺已有相当造诣的陈全忠传授了许许多多的精妙诀窍。所以,有人说陈全忠先生是国内少有的、将陈式太极拳大架和小架融为一体的太极大师。而陈全忠先生却说,“陈式太极拳不分大小架,就像手心和手背,哪个都缺不了”。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经过多年的严格训练和前辈的悉心栽培,陈全忠全面继承了祖传拳术,举起了西安陈式太极拳的大旗。1993年,在其弟子薛奇英女士资助下,陈全忠老师申办了“中国温县国际太极拳年会西安分会”,1995年,在陈全忠先生的倡导下,在“中国温县国际太极拳年会西安分会”基础上,融合陈式太极拳大架、小架为一体,成立了西安市首个“陈”姓的陈式太极拳专业组织“西安陈氏太极拳研究会”,陈全忠先生被公认为“小陈沟”的村长。

陈全忠先生有股子闯劲。1995年在他70岁那年,有个曾在西安交大和我一起跟随陈老师练过太极拳的学生邀请他去美国教拳,他没有犹豫就答应了。那个年代出国教拳还是件新鲜事,当年和我一起练拳的师兄弟们多少有些担心师父此趟出行。一则是陈全忠先生一句英语都不懂,出门可能连吃饭、上厕所这样的基本生活问题都无法应对。二则是美国人人高马大,要是有人“砸场子”该怎么办?为了解决语言问题,我花了三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台当时很时髦的“快易通”电子英语词典让老师带上,另外将常用语英汉对照语句写在纸上,供陈老师随时使用。我想,等到了美国教拳时就有那位交大的同学当翻译了。关于有人“砸场子”的事情,这的确是个大问题。陈全忠老师身高不到1.7米,当时体重大约150斤,而美国人一般身材高大,体重大都在200斤以上。要让这些美国人服气,是需要拿实力说话的。陈老师能以小胜大吗?事后发现,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尽管美国人真如我们所料,包括身高2米多,体重280斤的美国特警杰夫瑞.斯毛勒在内对陈老师发起了挑战,但几轮下来他们都服了,全部报名参加了陈老师在美国的培训班。而且追随陈全忠老师到了美国多个州市学习。美国人后来又邀请陈全忠老师到美国国会图书馆录制节目,口述太极拳历史和风格特点,这是美国国会图书所做的首位中国太极拳专家专访。直到2018年10月份,我将陈全忠老师当年的生日照片分享在facebook之后,收到了美国拳友们的热情留言。大家纷纷对陈老师生日表示祝贺,大家对陈老师的想念和祝福溢于言表。他们的留言让我了解到陈全忠大师首次在美国期间更多的细节。美国特警杰夫瑞.斯毛勒说,“请转达陈大师一个从前在佛罗里达州的学生对他的生日祝福。我是被陈全忠大师打趴下的那个大块头,我花了好长时间才从地上爬起来,我锁着了陈大师的关节,但不知道他是怎么样就解锁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把我的气往下导引。我问他怎么能够做成这样,他说他练了66年了”。阮德.琼斯说,“我很喜欢听陈伯的故事(Uncle Chen “陈伯”是我们早期的门内弟子对陈全忠大师的称呼,也被美国人沿用了下来),我很荣幸开车载着陈伯来堪萨斯办培训班”。杰克昆兰.朱说,“祝陈伯生日快乐!我的丈夫布莱恩·泰勒20年前来到迈阿密时,从陈伯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Jerry(杰瑞)更是一个陈全忠大系陈式太极拳的超粉,他每年五一、十一长假前后,两次到西安跟随陈全忠大师学拳,后经陈全忠大师指定,Jerry到西安同一太极拳交流培训中心跟随陈全忠老师的大弟子吴颖锋继续学习,至今已经坚持了十四年了。他深深迷上了太极拳,将太极拳生活化,并和西安的太极拳老师、拳友建立起胜似亲人般的深厚情谊。

陈全忠先生演练的陈式太极拳,风格古朴、套路简洁、着法实用,如同温润美玉,十分耐人琢磨。在几十年的教学实践中,陈全忠先生始终恪守前辈教诲,完整保存着陈式太极拳原有风貌,年逾九旬的他被当代中国太极拳界誉为陈式太极拳的“活化石”。他的拳时时处处以丹田为中心,以缠丝劲为统领,任督畅通,周身运化,圆活如珠,云谲波诡,阴阳开合,自然收放,既庄重沉稳,又灵活多变。90多岁的老人,依旧站立如松,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推都推不动。若动起手来,3、5个年轻人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记得2005年夏季,有一个名叫哈特的德国小伙子要求试试陈先生的功夫。此人身材高大,超出陈先生一个脑袋,体重接近200斤。刚一开始,只见他一手抓陈先生的胳膊,一手向陈胸口大力推出,毫不留情,在场观战的人惊出一身冷汗,因为陈先生当时已年届80。只见陈先生不躲不挡,身法轻轻一转,那位德国人如断线的风筝坠进万丈深渊一样猛然前扑,在陈先生的微笑中跌扑到陈先生身后3米开外。起来时他脸色煞白,如同丢了魂魄似的。从那以后,这位德国人彻底迷上了中国太极功夫,两次专程来西安求学,每次一个月。2006年,哈特以中国传统礼节,正式拜陈先生为师,被西安多家媒体报道。他还多次邀请陈先生到德国教拳。

武术界向来喜欢比高低、论输赢。然而在陈全忠先生的字典里,几乎找不到这方面的词汇。笔者跟随陈全忠先生学艺34年,日久天长,既是师生,又似朋友,更情同父子。许多和子女不能说的话,陈先生总爱和我说说。然而,在长达34年里,从来没有听他说过别人的短处。他要求徒弟们多学习别人的长处,不允许谈论他人是非。即便弟子们让他指出别的大师拳艺中最值得学习的地方,他却会巧妙地回避。他说,“咱们严格遵照老人教的练,把自己的拳打好就行了,别管别人怎么打”。我理解他这是在保护别人的名誉。有时候有些人拐弯抹角的问,“陈老师,某大师和另一位大师相比谁更厉害?”陈全忠每次听到类似的话,总是当作没听见,有时候劝告对方,“今后别在我跟前说此类的话”。

80 年代初,在中国大地掀起了一场全民习武的热潮。为了普及推广太极拳,让太极拳给更多人带来幸福,时任西安市武术协会委员的陈全忠先生开始了公开授拳。他的第一站选在西安最著名的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因为他认为太极拳传承需要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很高的智商。1984年至1988年,本人在西安交通大学信控系无线电技术专业上学期间,有幸遇与陈全忠老师结缘。本人从小喜欢武术,习练过多个拳种,参加交大武术队集训。1985年,陈全忠大师受邀到交大教拳。我被先生精湛拳艺深深吸引,毫不犹豫报名参加,成为陈大师在交大的首批学员。陈全忠老师高深造诣和陈式太极拳博大精深的国术体系让我着迷,在随后几年里,我沉醉于练拳、悟拳的快乐当中不能自拔。几乎翻遍交大图书馆,找出所有太极拳书籍,逐一抄录拳谱。在毕业后的几十年里,一直致力于太极拳的训练和研究。陪伴陈老师足迹踏遍了西安许多大专院校、公园厂矿,我一边跟着陈老师学习,一边给陈老师当助教。大学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茬一茬大学生毕业后,如同种子一样把陈式太极拳带到全国。陈先生此后在河北、广州、商洛、渭南、韩城、榆林等地建立的陈式太极拳辅导站。1998年他受邀和著名武术家马振邦先生一同担任赵长军武术院太极拳教授。当时赵长军武术院在西安曲江水厂附近,来回交通不便。陈全忠老师派我到赵长军武术学院教拳,当时参加培养的主要是赵长军武术学院的优秀教练员和外籍学员,大约有20多人。这些人至今活跃在太极拳届,已成为我省太极拳的中流砥柱。记得我在教拳时,马振邦老师总是喜欢带一个小马扎坐在旁边观看,神情专注慈祥,很是平易近人。那段教拳的场景,至今依然历历在目。此后,陈全忠先生多次到美国、德国、瑞士等国普及太极拳。数十年来,陈全忠先生教过的学生超过3万人,遍及世界各地。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南非等国的学生经常来西安深造。他们觉得在西安既能领略西安灿烂的历史文化,又能学习到最原始纯朴的太极功夫,感受一位国术大师的宽仁智慧。

几十年来,尽管陈先生不遗余力地传授陈式太极拳,但他对正式收徒却十分慎重。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拜师收徒仪式历来很讲究。要选择良辰吉日,祭拜天地神灵、列祖列宗,要在证人的见证下,诵读门规戒律,递拜师帖,行拜师礼,师父接纳后,还要当场立下誓言,答谢来宾等等。陈全忠老师是一个传统的大师,他认为收徒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经常给我们说:“徒看师三年,师看徒三年”,其意是要慎重收徒。我代表跟随陈老师一、二十年的老弟子,曾多次建言举办收徒仪式,陈老师总是说,“那只是个形式,不办那个形式,谁还能说你不是我的徒弟?”直到2005年农历7月,在陈全忠先生80大寿的隆重庆典上,才正式举办首届收徒仪式,吴颖锋等24人成为首批入室弟子,标志着西安陈式太极拳发展步入了一个新阶段。

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陈全忠先生总结出丰富的经验。就像其他高明的国学大师一样,陈全忠先生能一眼看清楚学生身上存在的问题,并以形象生动的话语来教诲。陈先生风趣幽默,高兴之余,临摹他人动作惟妙惟肖,让学生直观地看到自己的问题所在,印象深刻。陈全忠先生对陈式太极拳缠丝劲有独到的见解,对太极拳核心概念区分得细致入微,例如“缠丝劲”与“缠丝精”、“中心”与“重心”、“沉肩坠肘”与“松肩沉肘”、“含胸拔背”与“含胸塌腰”的区别等等。1995年,他在祖传拳术的基础上,根据自身近70年习拳的经验,创编了一套旨在强化陈式太极拳核心内容的功法体系,包括《陈式太极拳36式普及架》及《太极拳缠丝功》。2006年在他81岁高龄时,由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录制发行了《国际大师陈全忠太极拳鉴》双碟VCD。

最令陈先生高兴的是,2009年7月1日前,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84岁高龄的新党员。84岁入党,其崇高的政治觉悟来源于颠沛流离大半生的人生经历,也来源于他对当今美好生活的满足,以及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向往和追求。在他的入党感言里,他要更加努力地“为大家送健康”。每天的《新闻联播》是他的必修课,《焦点访谈》次次不落。他对时政的评判近乎专业评论员的水准。中美贸易战、打击腐败、扶贫攻坚、扫黑除恶、党的惠民政策等等,在他的讲述下显得生动而深刻,落脚点还是坚持党的领导。他经常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学生们要爱党、爱国、爱人民。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几十年来,陈全忠先生始终坚持自己的原则,恪守前辈教诲,弘扬陈式太极拳,全力培养后人,让最古老的陈式太极拳造福于当代社会,为越来越多的人带来健康和快乐。
文/吴颖锋
责编/太极网豪杰

不解

支持

很棒

软文

吃惊
太极网微信二维码

扫码关注太极网微信平台 千万太极人的选择!

太极网微信矩阵粉丝百余万,微信官方认证“太极拳”订阅号(cntaijiwang)粉丝近50万!太极拳理论、视频、资讯每日免费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QQ|平台简介|联系方式|太极教学|太极用品|太极旅游| 创始人刘洪奇

返回顶部